mosun

【貳】我家刀都成了病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红豆蓮生:

注意事项:
1、病娇化、病娇化、病娇化。全员病娇化请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娱乐的日常,用来调剂首页小天使们的心情,如果没能博君一笑,请不要找我找我头像就行。


—————————————————————————————


我觉得养了一堆病娇这件事,还是挺槽心的。


尤其是这些病娇还都有些很莫名其妙的偏执点,这让我非常难以理解。


举个栗子吧,乱藤四郎非常迷恋我的头发,这是本丸公知的。他的爱好就是喜欢绕在我周围,把我掉的头发收集起来暗搓搓的带回房间。


据说是谁告诉了他说头发有定情的意义,所以他才对这个那么执着。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说的,其实不管谁说的都好,反正我又没勇气怼:)


我前几天还在乱房间的首饰盒里发现了足够做一个假发的量,由于那个盒子沉痛的提醒了我脱发脱的快秃了,所以我一个没控制住就给扔了。


其后果就是他整整半个月,拿着本体到处搜寻那个盒子,搜寻无果放弃以后每天盯着我的头发,恨不得都割下来重新做他的私人收藏。


萌新瑟瑟发抖.jpg


现在想想,扔病娇的东西,我也是心大。


不过看看现在的状况,我觉得大概是遭了报应——我的榨汁机被摔的稀巴烂扔在了垃圾桶里。


我新买的名牌特价榨汁机啊啊啊啊!!!!


“主,有什么苦恼的事情吗?”


我一扭头,看见了长谷部如沐春风的笑脸。


好的,犯人确定。


我忍不住痛心的看着榨汁机宝贝的残骸,天知道我还一次都没用它榨过豆浆:“嗯,我的榨汁机坏了,有点头疼,这是我才买的。”


其实,话一说出口,我就想打自己脸了。我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长谷部(病娇模式on)。


“嗯?为什么头疼?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罢了。”他的笑容淡了下去,紫色眼睛漠然的看着垃圾桶里的榨汁机,目光里透出了森森的寒意,差点让我以为他和榨汁机有什么深仇大恨。


“说起来主为什么要买这个呢?您需要它吗?明明不论您下达什么样的命令,有什么样的愿愿望我都会为您实现,为什么不对我要求呢!”


他垂下了头,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像是极端痛苦的纠结着什么一样,握住刀的手无意识的攥紧刀身,骨节用力到已经发白,嘴里还在含糊不清的像念咒一样念叨着:“主是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需要我的……”


我觉得再不补救,我大概就要和我的榨汁机一样下场了。


还好病娇长谷部算是好对付的,他极其需要只是我表达对他的依靠,最好是我断手断脚口不能言,吃饭喝水上厕所都需要他的程度。


我倒是也想活的像个废人,奈何那样其他刀会砍死我。


“不是这样的,长谷部,你听我说。”我上前一步抓住了他握刀的那只手,“没有你的我是活不下去的!”


只要别拔刀咱们有事好说嘛。


他稍微冷静了点,微微抬起了头,眼睛透过煤灰色的头发盯着我:“真的吗?”


“嗯,真的,比金子还真,你不信我吗?”


说个题外话,其实现在也有挺多假黄金的,比如电视购物经常说的998全套黄金首饰,不过没关系,像长谷部这种只知道工作的社畜肯定是不会知道的。


“不,怎么敢,我当然相信主说的每一句话。”他态度终于软和了下来,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笑容。


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病娇模式off)的时候,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只橙子放在了旁边的办公桌上,因为放的太靠近边缘,橙子摇摇晃晃感觉快要掉下来了。


卧槽好难受,强迫症不能忍了,你放个东西能不能放里面一点,要掉不掉看着好揪心啊!


“那个长谷部啊,橙子……”


“啪叽!”


还没等我说完,就看见长谷部拿着自己的刀用力的朝着橙子拍了下去,硬生生的拍扁了它。


……好疼啊,我为什么有种他是把我拍扁了的错觉?还有长谷部你是压切不是压榨好吗!


长谷部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杯子,抵着桌沿接住缓缓滴落的橘子汁,一脸温和的冲我笑:“嗯?怎么了主?”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内伤。


“好了!为了证明您需要的是我而不是那个榨汁机,这是我为您压榨的橙子汁,来!享用吧!”


我看着他兴奋的把装了半杯子的微妙液体递给我,挣扎了零点几秒之后,十分艰难的伸出手接了过来。


杯子里的“橙汁”泛着许多白色的泡沫,液体表面还能看见浮着很多大小不一的红色小块。


十有八九那是我桌子上的漆。


此时此刻,请容许我收回前言。病娇长谷部一点也不好对付,我甚至觉得我上辈子一定得罪了上帝。


又犹豫了几秒,眼看着长谷部脸上的神色疑似又要不对劲的时候,我闭上眼睛憋着气猛的一口灌了下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豁出去了,反正十八年后也是一个好人!


“长……长谷部……”


“我在!主有什么吩咐吗?还是想再喝点橙汁?”


“不……帮我……帮我叫药研……”


审神者,卒。


我是一个审神者,相当普通的、万千审神者里的一个,如果硬要说我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纵横病娇之间这么久,一头栽在了一杯橙汁里。


今天的风儿依旧那么喧嚣。